顾钧卿

【神音中心】正剧向爵迹同人《逐光之梦》(一)

神音女神:

将本文,献给神音。也献给你们。


 


 


 


在这个错综复杂的魂术世界中,曾经有这样一个少女。


 


她从来都是孤独的一个人。


 


在寻求真相的绝路上渐行渐远,瘦弱的身影默然立在寒风里。白衣渐冷,黑发凄扬。


 


或许,还是成为了强者,拥有梦寐以求的力量。


 


可是这代价,太过沉重。


 


进化给了她力量,也给了她无穷尽的痛苦。


 


然而这千般苦痛,她从未说出口。


 


是的,踟蹰在临界处的人,总有无数种堕落的理由。


 


但她选择追求永不可即的自由。


 


即便手上早已沾满了无法拭去的鲜血


 


即便是,被世界伤到体无完肤。


 


她依旧向着微弱的一星光源,伸出手。


 


 


 


——这便是,《逐光之梦》。


 


从初诞于世的双生姊妹,到最终孑然一身的浴血恶魔。


 


她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就让我们在本文中,为你们一一呈现吧。


 


 


 


By 神音的十七道幻影


 


 


 


 


 


 


 


 


 


阅前须知:


 


本文为神音吧十七位吧友(神音的十七道幻影)的联文。


 


原著背景,正剧向,剧情流。没有任何明显的CP线。


 


全文基本以神音主视角进行叙事,从断食时期开始写到奥汀大陆的最终战役结束,是一篇总括了神音一生的文章。


 


这是长篇文,长期连载,总字数二十万字起步。


 


每周六或周日更新一次,首发爵迹吧和神音吧。


 


由于本文剧情线比较复杂,更新后有时候会附有“目前可公开的情报”。如果大家对剧情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在回复中问我们~


 


 


 


感谢各位的阅读及支持!


 


 


 


 


 


 


 


 


 


 


序章·潮溯


 


这个地方于她而言,并不陌生。


神音意识到这一点后果断地降帆停船,她将绳索缠在桅杆上,沉重的铁锚被踢下船舷。待到甲板由剧烈摇晃变为平稳时,神音踏上了码头的阶梯。


海风将神音肩上灰蓝色麻质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也让她娇嫩的脸颊快速地流失温度。神音整理好有些凌乱的鬓角,快速在脑海中搜索目的地的有效信息。


此时已是午后两点,业已风平浪静的港口空旷无人。放眼望去,一排排石墩被风雨侵蚀的痕迹历历在目,无一不彰显着这里的荒凉破败。


看来,这里已不再是原先那个朝气蓬勃的香料中转地了。


神音的步伐平稳而轻巧,沿着灰暗的街道连续走了半个时辰。一路上周围死一般的寂静让她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自雅索利湾泅渡而来的旅程中,神音始终保持着缄默,唯有海风的低吟在耳边萦绕。然而这座曾经满溢浆果气息的小镇,也变成了无声的坟茔。


十三年前苍雪之牙与诸神黄昏先后摧残了这里的生机,但让福泽小镇彻底毁灭的,想必还是亚斯蓝连年不断的战乱。


她还记得,那场席卷了整个奥汀大陆的战役是从弗里艾尔和亚斯蓝的交界处开始的,半年后战火进一步蔓延至水源东部的所有郡县,惊慌失措的居民们便纷纷跨过了努阿萨河向西边逃去。如此一来,没有人会在大难临头之际还想着做香料生意。


神音经过了一座颇有些眼熟的废墟,思索了半晌,才意识到这是当年随家族一起前往的客栈。她将手放在被青苔爬满的墙壁上,想起曾经家族众人衣冠楚楚地围坐在桌边,格兰尔特的骄傲们却在片刻后凝固成冰。神音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原本打算在这里落脚,现在看来,还是在其他的地方能让她稍微安心一些。


扭头看去,一条并不算宽阔的石板路向荒林里延伸进去。那大概就是当年被苍雪之牙逼至绝境的森林吧。


 


神音的靴子踩上满地的枯黄落叶,沙沙的响声一路伴着她走入林子深处。


虽然已是初冬,但这毕竟是水源纬度最低的地方之一依旧是温暖的。她仍清楚地记得初到福泽镇外的那一天。周遭的色调是欢畅明朗的橘黄,混合着夕阳的暖意,让整个小镇看上去像是浸泡在温热的蜂蜜酒中一般。


如今的福泽冷至彻骨,夜霜在薄暮里融化,冰晶精巧的棱折射出一星星微弱的光芒。


神音席地而坐,她点燃了篝火。参差交错的枝桠投下一片斑驳的影,她姣好的面容亦隐在荧荧火光中。有鸫鸟在树冠间飞行,偶尔发出一声清脆的啁啾。除此以外,这里比暴风眼处的海域还要静谧。


直至有一丝异动打破了寂静。


然后,神音缓缓抬起头来,她的目光落在灌木丛暗处的某个点上,淡漠如初。


前方冰凉的夜色中浮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沉默着摘下兜帽,一绺银色的长发从斗篷里漏出,篝火的光芒将他俊朗精致的眉眼映得更为温润,可这也难消去他眉宇间清晰可见的沧桑。


神音慢慢地站起来。她辨认出,那个全然陌生的人是麒零,已经十年未见的麒零。


她努力控制住思绪,不让自己回想起上一次见到他时究竟是何等情状。可半晌后神音发觉,自己其实很久没有追忆过十年前那场“战役”了。


命运真是荒谬,早已与往昔完全不同的两人居然在初见的地方,再度相逢。


十年的光阴带走了少年全部的青涩,也让他左脸侧添了一道浅色伤痕。麒零的身形远比那个十七岁的少年要来得魁梧,而曾经随性地在脑袋后扎起来的黑发,也变为了垂在肩上的银灰色发丝。


零度王爵,麒零。


她想,当年和他初遇的时候,肯定想不到如今的他会是这幅模样。


麒零凝视着神音,像是想从她身上看透些什么。但他很快收回了视线,低沉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情感上的起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啊。”


神音轻轻地笑了。真是如此吗?


她知道麒零来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叙旧,于是单刀直入地问:“距离水源战场的结束已经有十年了吧。现在……”神音扬起脸,锋利凛冽的光芒再度出现在漆黑的瞳孔里,比起平凡的女人更像多年前手持银鞭的杀戮王爵。“零度王爵都能抽时间前来找我,最终战役想必已经结束了?”


神音略带挑衅色彩的话语并没有引起预料中的反应。麒零的声音低落下来:“还差一点,我们已经摧毁了其他国家的瞳孔与祭司。现在整个奥汀大陆的黄金魂雾都在消退。唯有凝腥洞穴的两枚瞳孔,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无法取出来,也无法靠近洞穴的底部。”


麒零上前一步,目光里带了一分恳求的意味:“我想,可能我们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才能彻底摧毁凝腥洞穴。”


恍如隔世。


苍白的指尖紧紧蜷缩在一起,下嘴唇被咬到失去血色,神音的瞳孔逐渐放大——这情景,和当年太过相似。


那个还残留着朝气的少年曾经也以这样的姿态站在眼前,请自己助他一臂之力。其实神音从始至终都是信任他的,她知道麒零是最适合凝聚亚斯蓝新生力量的人,也知道他从头到尾都只想着守护身边全部的同伴。


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神音都依旧愿意相信他说的一切。


就像他当年,曾经毫无保留地将性命交给满口谎言的自己。


所以,她会答应他的,


反正如今的自己早就对任何危险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即使到了生命垂危的关头,大概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真是可笑呢,明明曾经对生存这种事情渴望到了疯狂的地步。


“好。”


 


事情发展的顺利程度很出乎麒零的意料。现在的凝腥洞穴之所以危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蕴藏的魂力处于狂暴的临界点上。


四国幸存下来的王爵使徒在麒零的联合下再次积聚了力量,在约瑟芬塔城再次打响了惨烈的一战,麒零亲手用【风津】斩杀了造成大陆沦陷至此的元凶。可是这让他们的阵营伤亡惨重,麒零脸上的疤痕也因此而得。


不过,“那个存在”彻底消亡前将祭司们黑色的灵魂激荡成万千碎片,随着剧烈的北风流荡在亚斯蓝与因德的边境处。那种邪恶的物质并没有在空气中挥发,而是径直进入了凝腥洞穴里。两枚黄金瞳孔因此受到了严重污染,洞穴附近的魂力涌动也更为狂暴,寻常人根本无法顶着魂力的强烈辐射进入洞穴。


或许战前的麒零可以承受这种极恶的灵魂侵袭,可是经历了一次几乎将他性命都要夺去的恶战,他再也没有进入洞穴毁灭瞳孔的把握。


毕竟,在格兰尔特的心脏还有棘手的敌人等着他去消灭。


在两难的局势中,他神使鬼差地想到了神音,这个多年都没有联系过的前战友。


麒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神音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亚斯蓝甚至整个奥汀大陆上攻击力最强的人之一,也是除他以外最可能承受住那种邪恶灵魂的人。他也知道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答应,可他不知道,神音居然还会在当年心灰意冷地离去后,再次答应与他合作。


不对,现在的神音……其实也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地站在他身边,挥鞭作战的神音了。


现在的她,就像是被剥夺了全部的生气,只留下一具精致的躯壳散发森冷的气息。


赶往风水两国边境的旅程中,神音除了必须的交流以外,其余时间都是一言不发。麒零低头沉思接下来的路线时,她向来是沉默地坐在一旁,调动起全身魂力缓缓运作已经多年没有使用过的灵魂回路。


与少女时充沛的新生感不同,现在运魂只会让熟悉的灼烧感遍布全身。神音已经知道了魂力的真相,这种来自于灵魂却又能摧毁灵魂的力量,她已经厌恶到无以复加,但即便如此还是得默默忍受着。


忍受,是她从出生以来到如今都在做的事情……现在多忍一些也无妨。


他们日夜兼程,加上麒零一直未断的风元素使用,半个月后两人终于抵达了边境处距凝腥洞穴不远的位置。


这里常年是茫茫无尽的冰天雪地。神音将镶嵌着厚实皮毛的领口向上拉了一些,抵御住急遽袭来的寒风。即便视野里满是通透的纯白,她也能感知到不远处凝腥洞穴里涌动的那股黑暗。


神音将魂力向颈椎最上节的爵印位置运行,黄金刻纹在她洁白如玉的脸颊上隐隐闪烁着光芒。麒零在路上已经告知了神音这次任务所需了解的一切。她需要进入洞穴最深处,封印水源的瞳孔并将之完整地取出,不能对瞳孔本体造成任何损伤,因为这股力量麒零计划用来对付格兰尔特的那几位。


她向洞穴入口走去,麒零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等等,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人要和你一起进去取出瞳孔,只不过他是负责风源的那颗,你负责水源的。”


“那个人是谁?”神音问道。按道理说除了她以外可能再也没有人能承受洞穴内的黑暗,但是如果硬是要找出那个人的话……也不是没有。


神音猛然停住了脚步,心脏处传来的剧烈悸动感让她呼吸愈加急促。她的视线遥遥投向前方迎着风雪缓缓走来的一抹高大身影。神音远远地就能看到那个人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有些零乱地直直竖在头顶,还有他走路的姿势,他颀长的体格…..还有曾为她挡住无数凶险攻击的,宽阔的肩背。


她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感觉。


神音不由自主地向前急走两步,她想喊出那个人的名字:“霓虹……”


终究是没有喊出口。


男人已经走得足够近了,可以看出他整张脸都是光洁无瑕,找不到一丝刺青曾存在过的痕迹。他面容苍白,眼圈深深地凹陷下去,周围的肌肤发黑;眼睛则是幽幽的深褐色,阴郁而冷漠。而他的身躯也更为瘦弱,甚至还有些佝偻。


北风在身旁难耐喧嚣,在灰白色的苍穹下,她是如此的渺小而无力。


神音怔愣了片刻,只想苦笑。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露西塔,是你吧?”


男人唤出这个很多年都没有人喊过的名字,他看到神音后的神色略有一刹那的复杂,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神音望着眼前的人,在宽阔的衣袖中悄悄的握紧了拳头。


“唷,修诺,好久不见。”神音回以款款一笑,语气平和镇定,一如往常。


与其说是露出了笑容,不如说像是再一次带上了那副完美无缺的面具。


修诺深深地看了神音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用犀利的目光将她全身都打量了一遍。然后转过头简短地对麒零说:“现在就进去对吧?”


三人一起迎着越来越猛烈的狂风走去,随着他们离洞穴越来越近,麒零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愈加明显,他捂着站住了,神音连忙伸出手想去搀扶他:“不要紧吧?别再往前走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好。”


“你们两个在洞穴里一定要万分小心,”麒零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他又叮嘱了一遍:“如果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尽快出来。”


“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修诺有些满不在乎地回道,转身便走进了洞穴里面。


神音顿了顿,紧跟在后面进入了凝腥洞穴。


通向洞穴底部的石阶干燥而粗糙,还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随着两人一步步往下走,一阵浅色的灰雾也缓缓腾起来。路途开始还有入口处的雪光照亮他们前进的路,到了阶梯中段,修诺和神音只能靠着运魂来保证稳定的光源。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的洞穴阶梯两侧每隔二十阶就会有一只燃烧的火把,现在摆放火把的地方都是空荡荡的,原先洞穴内久久不散的血腥气,现在也根本闻不到了。


神音观察洞穴内的环境,心情异常沉重。


这些都和记忆里的凝腥洞穴大相径庭。上次她亲自走过这段阶梯的时候,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对她而言十分重要的人,可是现在她的身边只有修诺。


神音不是不想看到修诺,只是,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修诺却率先打破了两人间沉寂的局面。他的声音有些虚弱,远不如身为少年时的中气十足。但他的言辞里依然可以寻见当年的冷酷不羁。


“因德的人,现在还能正常运魂的也只有我一个了。其他的要么死,要么也残废了,简而言之就是生不如死吧。”修诺耸耸肩,语气漠不关心得就像是在谈论与自己毫无干系的人。“不过,说起来索迩那个家伙命倒是挺大,虽然魂路都被摧毁了,但能从那个人间炼狱中没有缺胳膊断腿地活下来,也是够幸运的。我搞不懂他究竟在怎么想,战后居然打算隐退去当个普通医生……按因德的技术完全可以再给他移植一套魂路,他偏偏就不愿意接受。”


神音回忆起索迩开朗的笑声,眼神一滞。“其实,这样的结果对他而言也是万幸吧。”


修诺摇摇头:“他也许能想开,可我不行,我早就习惯了这种活法。说实话要不是有魂力这玩意儿,”他凉凉地瞥了神音一眼,“我们根本就没有一丝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可能性吧?”


神音平静地回视他的眼睛,但没有言语上的回应。


修诺,他从始至终都是与自己和霓虹都截然不同的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更远的未来。


“那,亚斯蓝帝国其他的人呢?”神音换了个话头,他们现在已经穿过了拱门来到高耸的大理石穹顶下,这是侵蚀者们当年集体进食的位置,每一句轻声的话语都能回荡出沙哑厚重的回音。断食过程中的第一次liuxueshijian,也往往会发生在这里。


现在这里看上去已经十年没有过人类活动的痕迹了,多少xuexingtulu都源于此,而此时此地确实一片空旷——就像历经浩劫后的福泽镇一样久久长眠。


福泽镇上的废墟上还能开出鲜艳的野花,这个罪恶的地方只能随着所有的秘辛一起,永久沉在地底不见天日。


“如果你要说其他活下来的人……”修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来自于一个遥远的异度空间。“也差不多都死了吧,你们零度王爵的前王爵好像是失踪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我搞不清楚……另外,你们这儿的前一度王爵和前前任一度王爵现在还似乎留在地源,当然我觉得和失踪没什么两样。零度王爵的幽花好姑娘活得倒是挺不错,现在正和她的王爵鬼山莲泉一起驻守在火源与水源的边境处……”


修诺还提及了一些王爵使徒的现况,神音仔细地听着,不过随着路程越来越长难免地有些心不在焉。到了话题的最后她只能简单地应和两声。


其实神音唯一能称得上关心的,是有关霓虹的事情。


但是她不敢问修诺。


她害怕得到那个问题的确切答案。


等到他们穿过洞穴内的岩石甬道,一直走到地底时,修诺也彻底沉默了。他一声不吭地在一条岔道前和神音分开,走向另一个甬道的入口,神音思索了一下,也明白了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


神音这边的洞穴是一个半圆的形状,一圈已经萎缩褪色的囊袋状东西整齐围绕在洞穴边缘,足足有上百个,这些东西都是空空如也,应该是很久都没有被使用过了。


她知道,所有的侵蚀者当年就诞生在这种“子宫”中,无一例外。


而囊袋所包围的的正中间,是一块巨大的水晶状物体。


神音曾经详细了解过凝腥洞穴的具体构造。两枚黄金瞳孔背靠背放在正中央,分别位处洞穴的两侧。此时面对着神音的瞳孔就是水源海洋祭司的那一枚,里面正不停息的流转着一股股金色的雾气,令人看不清瞳孔的具体轮廓。但是神音明白,瞳孔正位于水晶正中央。


压抑住辐射带来的恶心感,神音举起手,开始全神贯注地运转魂路,一股股金色的魂力流从面前的一枚黄金瞳孔中渗透出,魂雾几乎如同风暴一般的席卷入身体。


她身上的魂路经过多年进化与积累,已经强大到了他人难以匹敌的程度,但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将全部的魂力吸纳入体内。熟悉的痛感很快便吞噬了神音,她额上渗出一滴滴冷汗,努力靠近暴烈程度越来越弱的黄金瞳孔。


没有猜错的话,这枚瞳孔的力量也是自己、霓虹、幽冥他们所有人魂力的来源。他们在瞳孔的影响下生出灵魂,长好血肉,成为真真切切的生命诞育于世。


现在,她要亲手取走创造了他们的瞳孔,。


面前的黄金瞳孔由于剧烈的魂力消耗,已经有了些微松动。神音眼睛一亮,她继续大量吸收着魂力,多年未经魂雾侵蚀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一些不适的症状,她感受到了很久都未曾体会到的晕眩,却始终没有放弃运魂,而是咬牙坚持住。


不要紧的,不要紧的。神音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身体已经产生了抗性,但这种腐蚀人精神的力量不可抑制地,让她渐渐产生了一些幻觉。


魂力是什么,而自己身上这套折磨自己一生的魂路,又是什么?


是罪恶的力量啊。这该诅咒的一切——她想遗忘这些,但往事却不肯就此饶过她,早已将全数痛苦生生烙在她灵魂深处。


自己的生命起源于此,起源于丑陋与畸形的胎动。你不是人类哦——神音还记得那句尖锐的戏谑。是啊,他们可以是赢家,也可以是败者,唯独无法成为平凡的人类。


他们骨子里就是被饲养的恶兽,无论外表和声音和外面的人有多像,无论他们的灵魂究竟是何种质地。


而她们,是怪物中的怪物。


多少事情和概念像潮水一样涌来,将全身抛进思绪的洪流中沉没……神音看到了孩提时代的修诺和霓虹,哦不对,那个时候霓虹的名字还叫海彻——她还想起了很多,无数次的受伤与更多次数的进化。还有当年的自己孤身一人跋涉在世间,遇见了很多或善良或虚伪或恶毒的“普通人”,最终将世界的模样,囫囵地摸清了一个大概。


最后神音想起的是,那个和自己拥有一样面容的少女。


她如此深爱她,但最终,还是永远地失去了她。


神音颤抖的双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前伸去,她触摸到了黄金瞳孔。


可是,却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痛苦,更没有撕心裂肺的身体崩裂感,整个人反倒像是被放进了温凉的水中,模模糊糊的惬意感让人好想就此入眠。


 


接下来的一切像是一场梦。


她愿沉溺其中,永不复醒的梦。


然后,甜美的黑暗将她的意识全数覆盖。


 


 


神音缓缓地闭上眼。


 


 


序章·完


TBC

评论

热度(12)

  1. 顾钧卿神音女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