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钧卿

【君白】你们上天庭的神官都这么闲吗?

夕壬:

·ooc
·一发完


    好闲。


    君吾拖着腮发呆。


    无聊。


    君吾换了另一只手托腮。


    上天庭的神武大帝不是应该费心劳神,处理天庭事务,完成信徒祈愿的吗?


    君吾托腮的手滑了滑。


    他面前摆了盆水果,分出去好些,权一真吃到挺尸,风信吃到反胃,谢怜的菩芥观里堆满了水果……还是剩了一盆。


    无论如何他自己肯定是吃不下去了。


    活了两千年,最大的体会是,上天庭的神官们是用来解决信徒贡品的。


    他又滑了滑,下巴几乎垫到桌案上去。


    他摆正身体,发出一道通灵。


    “醒着吗?”


    “……”


    “还是睡着呢?”


    “……”


    “快说话,我知道你醒着。”


    “……你们上天庭的神官,是不是都这么闲?”对面传来十分不乐意的声音,是白无相。


    “铜炉山伙食怎么样?”君吾问他。


    “……啊?”白无相愣了一下。


    “我这里有好多没吃完的水果,给你送过去改善一下伙食……”


    “滚!”白无相愤怒地掐断通灵。


    ……真可惜。君吾撇嘴。


    他又把通灵发了回去:“别生气。年轻人火气大了伤身。”


    “你要是实在无聊,就抬头,向右看,把墙上那把剑摘下来,数自己的脸。”白无相起身,理了理头发,一边说一边穿好衣服。


    君吾听见那边窸窸窣窣衣料摩擦的声音,脑子里突然冒出“今天也是披麻戴孝的精致鬼王”的弹幕,照着他的话抬头看,是艳贞。


    “你说错了,今天墙上挂的不是红镜,是艳贞。”君吾把艳贞摘下来,划破指腹,血液滴上去,流下来时挂出一道血痕。


    “艳贞好啊,数数你掉了几层境界。”那边传来水声,应该是在洗脸。


    “我掉了多少境界,你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君吾顿了顿,“你戴着面具,也要洗脸吗?”


    那边水声停住了,应该是白无相在思考怎么骂他。君吾不理会,自顾自地又说下去:


    “那盆水果你真的不要?铜炉山上可没什么吃的吧?”


    “……滚!”白无相再次愤怒地掐断通灵。


    就说了年轻人火气大真的不好啊。君吾抿了口茶。


    伤肾。

评论

热度(122)